土岐、青林、维纳斯黄金……这么多好品种,你选一个?
发布时间: 2021-12-03 访问量:2871

山东荣成正宇农场老板 王炳海.jpg

山东荣成正宇农场老板 王炳海

王炳海又扩面积了。

今年正宇农场新种600亩,从最初的不到1000亩扩大到2000余亩。而且新建园的规格明显提升。原先是依势而建,现在是全部推平。行距更宽,立柱更密,连拉地锚的钢筋都粗了一圈,彰显着“挣钱了”的土豪气息。
“还是种‘维纳斯黄金’?”我疑惑地问道。
他是我见过的少数几位上千亩果园能真正盈利的老板之一,我评价为“人狠话不多”,做事目标明确,行动迅速,绝不拖泥带水。当然,最关键的因素是7年前从房地产业转入农业时,踏准了“维纳斯黄金”的红利期。可以这么说,这个被我誉为苹果界的“志玲姐姐”的日本品种就是被正宇农场种“火”的。
被我誉为苹果界的“志玲姐姐”的“维纳斯黄金”.jpg

被我誉为苹果界的“志玲姐姐”的“维纳斯黄金”

“不是。”王炳海摇了摇头,得意地说:“我现在好品种多了,‘维纳斯黄金’在这几个品种中还不算最好的。”

“噢!那现在主栽什么品种?”跟王斌海聊天你不能光聆听,他话很短,基本上是问一句答一句,不延伸,不展开,所以很容易冷场。
“‘土岐’‘青林’(‘王林’的芽变品种)‘美味’……一共五六个品种,每个品种几百亩,不就要两三千亩啊!现在规模还是不够。”王炳海笑着说。
从左到右:青林、维纳斯黄金和土岐.jpg

从左到右:青林、维纳斯黄金和土岐


我去年尝过他的“土岐”,感觉相当不错,口感柔和,回味甘甜。与“志玲姐姐”那份千娇百媚的熟女气息相比,“土岐”更像清纯典雅的“神仙姐姐”,更合我的口味。
“为什么没有继续把‘维纳斯黄金’做大,做成全国的老大?”我疑问道。他有先手优势,“正宇维纳斯黄金”在市场上已经拥有不错的口碑和影响力。
“现在我做不了老大了,明后年外面的量大着呢。”王炳海应道。

“即便做不了老大,也可以全部种成‘维纳斯黄金’,跟现在多元化的发展是两种选择,你从商业上是如何考量的?”我问原因。企业发展跟人生道路一样,会面临各种岔路口,不同的选择会导致不同的结局。

全程机械化的种植模式.jpg

全程机械化的种植模式

“我想走在前面。”王炳海依然是那种很简练的表达方式。


“你想带苗。”我脱口而出。
这几年随着“维纳斯黄金”在市场上的热销,也掀起了一股种植热潮,正宇农场在苗木上收益颇丰。去年王炳海就向我透露过,他可以做到当年建园、当年回本,诀窍就是在行间间作苗木。当年的苗木收入远超建园成本。
“我再卖一年苗,苗就不做了。现在国家政策已经不允许种果树了,苗卖给谁?我接下来专门做精品高档果。”



王炳海在查看新品种苗木的质量.jpg

王炳海在查看新品种苗木的质量


“对啊!”我倒一下子忘了这个对果业发展影响巨大的耕地非粮化政策。刘镇(木美土里董事长)去年在荣成也拿了上千亩地,计划在山东打造一个高规格的“瑞香红”种植基地,结果轰轰烈烈地搞了场开工仪式后就被叫停了。
“那为什么还要做多品种发展?”我刚理清的思路又开始犯迷糊了。示范园可以多元化,但生产园一般要单一化,以方便管理。而王炳海更是选择每个品种都种两三百亩的平推策略。
“不能单一化。”王炳海解释道:“现在新品种越来越多,‘维纳斯黄金’在这几个品种中并不是最好的,尤其是成品率比较低。像‘土岐’的成品率能达到90%以上,‘维纳斯黄金’能达到70%就不错了。‘维纳斯黄金’卖4元/斤,‘土岐’卖3元/斤,还是‘土岐’挣钱。”
“王林”的芽变品种——“青林”.jpg


“王林”的芽变品种——“青林”


“但这里会涉及到一个问题,如果新品种没选好,踩坑了,这个损失也是很大的。”我提醒道。
正宇农场在初建时也种了不少品种,结果主栽品种大多表现不好。要么市场价格不行,像“富士”系列;要么抗病性差,像“太平洋嘎啦”,最后只剩下“维纳斯黄金”和“宫美”两个品种。
“这几年选品种跟以前不一样,以前是盲目的,现在先试验,第一年种,第二年结果,第三年筛选。觉得好,马上种;不好,淘汰。一般结两年果就知道这个品种好坏了。”王炳海轻描淡写地说。


套白色单层袋的早熟品种——“美味”.jpg

套白色单层袋的早熟品种——“美味”


“哪几个性状最重要?”跟他聊得久了,我的言辞也变得精简,能省则省。
“第一,口感;第二,外观;第三,好管理;第四,可以不套袋。我选择品种都是为以后着想,这些品种都可以不套袋的。有人,套袋;没人,就不套袋。”
“那‘土岐’很符合你这4点要求。”我望着桌子上没有套袋的“神仙姐姐”赞不绝口,果形端庄,果面光洁。刚在果园中看到的两年生幼树已经挂了不少果实,树势中庸又不失健壮,表现出良好的栽培性能。
未套袋的“土岐”果实性状.jpg


未套袋的“土岐”果实性状


“我这几个品种都不错的,都是高档果。”王炳海洋洋得意地说:“现在中国高档果市场太大了,好水果不愁卖。”
 
说话间,威海市果品流通协会名誉会长阮树兴来访,我忙招呼坐下,再问刚才关于主攻“维纳斯黄金”和多品种发展的两条道路选择的问题。
身为威海市现代果业发展带头人,阮树兴很健谈,从当初引进“维纳斯黄金”的初衷,一直聊到未来“维纳斯黄金”在苹果产业中的占比:“我对他们说,未来‘维纳斯黄金’的种植面积能达到全国苹果总面积的5%,150万亩,所以他们都害怕了,今年整个威海基本都不种‘维纳斯黄金’了,实际上我认为‘维纳斯黄金’照样可以种,根本不用害怕,按我的设想,达到5%没问题。”


阮树兴(左)和王炳海在果园交流.jpg

阮树兴(左)和王炳海在果园交流


“现在威海基本都改绿色品种,‘青林’‘土岐’,我们一直都是领先全国的。三年前,我就提出在威海要取消‘富士’。因为我们威海都是规模化果园,‘富士’要套袋、去袋、摘叶、转果、铺反光膜,上哪里找这么多人来干这种事情。所以,我们追求外表三级果,内质14个糖,用设备来设定标准,卖的价格和蓬莱一级果的价格就行了。但是必须有品牌,没品牌不行的。”
阮树兴这番天马行空的表述让我想起去年4月在山东汇润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见到的那套无损伤检测系统,威海市果品流通协会会长宫照月计划把苹果的最低糖度设为14%,然后每增加1个糖度为一个等级。
“汇润那套设备用得怎么样?”我问阮树兴。他当时还给宫照月想了一句广告语:一样的味道,一样的甜。
“去年是‘维纳斯黄金’历史上最差的一年,整个秋季一直阴雨绵绵,没有太阳,所以去年下的果糖度不够,14%以上的苹果只占5%,没法选。”阮树兴叹息道。
“我今年也从绿萌那里买了一套呵福式苹果智能分选线。”王炳海对我说:“我想设三个糖度标准:14%以下、14%~18%和18%以上。”
“14%以下和18%以上的差价是多少?”我关心这个问题。因为我见过糖度分级以后导致销售难度增大的案例。
正宇农场今年新添置的绿萌分选设备.jpg


正宇农场今年新添置的绿萌分选设备


“我不想差得太多,差一两元一斤就可以了。”王炳海解释道:“我们最大的诉求是把产品卖出去,以量取胜。”
“大基地都是这么考虑的。”我感叹道。王炳海的想法与山东青青大地许峻潮和浙江新理想胡晓海的想法不谋而合,而跟黄伟、枚青等小果园追求单个果实效益最大化的想法截然不同。
“从长远的角度来看,这条路是必走的。但这个事也只有老板才能做起来。”阮树兴接着说:“为什么‘王林’引进中国40年一直没有什么价格,2元/斤没人要,现在8元/斤市场找不到?就是因为我们原来是老百姓一家一户种,大家都种‘富士’,你种‘王林’,谁收你的,没人要啊!但现在老板进来了,能请你来,给新品种做宣传,打广告。所以他可以每个品种都种200亩,打出品牌,后劲可能比‘维纳斯黄金’还足。”
正宇农场最早种植的一批“维纳斯黄金”.jpg


正宇农场最早种植的一批“维纳斯黄金”


“你还没回答我刚才提出的问题呢,是赞同单品种发展还是多品种发展。”我虽然已经听出端倪,但答案仍不明确。
“不好说,这两条路我都赞成。”阮树兴笑了笑说:“他们只种‘维纳斯黄金’我赞同,他们多种几个品种、一个品种200亩以上我也支持。只要有200亩以上的好品种,老板就敢打广告、做品牌。”
我会心一笑。在我人还未到威海时,老板王炳海就给我发了一个大红包。



文章来源:花果飘香